导航
关闭

创业新闻快讯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创业故事 - 正文

《祖国》七个故事,我最喜欢这个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05-18 浏览:

看完《我和我的祖国》有两天了,到今天想起来,心情还是有些复杂。

一方面,我被电影扎扎实实地惊艳到了。

作为献礼片,它的立意、执行和最终效果都足够出色,看的过程中,脑子里也反复出现一句话:

我们的国庆节,太需要这样一部作品了。

另一方面,我又纠结于,怎么来跟大家聊这部如此特别的电影。

总导演陈凯歌之前说过一个提纲挈领的话:

《祖国》不是讲事儿,而是写人。

电影的七个故事,虽然我喜欢的程度不同,但每一个也的确值得好好聊聊。

《前夜》对初生新中国质朴又火热的风貌展示;

《相遇》中缓缓开动的公车上讲述的那段爱情故事,和公车外相得益彰的平凡生活;

《夺冠》冬冬在直播女排与追上小美中反复折返跑的少年英雄主义;

《北京你好》那些小市民人生到头来的一场空,和一场空后依旧悠然自在的空欢喜;

《护航》里帅气逼人的女飞行员,荷尔蒙飞溅的大女子主义。

但我最喜欢的,是陈凯歌那支《白昼流星》。

和看过的朋友聊天,大家在“最喜欢”这上面,各有各的偏爱。而在个人偏爱这件事儿上,我们最没法跟自己的内心较劲。

索性,国庆档第一天,我就任性地跟各位好好聊聊我最喜欢的,这七分之一。

为什么最喜欢这一支?

首先,凯歌导演选择的切入角度,就让我非常意外。

虽然前面说了,《祖国》不是讲事儿,而是写人。但其他六个故事,基本都是从历史事件本身来做切入,然后再由事件引出人物。

《白昼流星》则完全相反。

开场,高天阔土的西部。

一望无际的内蒙荒野上,两个蓬头垢面的少年,信马由缰地走着,尽情挥霍着青春。

沃德勒和哈扎布父母双亡,缺乏管教,贫穷和迷茫让两人进了少管所。

八个月被释放,哥哥沃德勒在心里已经决定,带弟弟离开他们眼中一无是处的故乡。

这时,叔叔将他们交给了退休的旗长李叔。

两个少年的命运,也将就此迎来改变。

这段故事的时长我没有去统计,但差不多是讲到五分之四了,故事的事件主角“神舟11号飞船返回舱成功着陆”,才正式登场。

而这个事件,也对两位少年的成长起到了关键性的点睛作用。

换句话说,人物和人物的命运,是这个故事从始至终的绝对主角——放在献礼片当中,这是何其妙极又陡峭的一笔。

我想,这一定是凯歌导演的有意为之。

这样的另辟蹊径——包括七个故事中唯一一个背景不是发生在城市中——是导演的胜利。

第二个理由,是《白昼流星》的主题,是七个故事中最深的。

凯歌导演自己说,这个故事的关键词,是改变。

两个迷茫中的少年,遇到一个人生导师,又恰逢一个历史时机。

于是命运,完全被改变。

从李叔带上两人,摸黑骑马,前去返回舱落地点那一刻开始。

到故事最后,沃德勒与哈扎布纵马狂奔,向返回舱落地点冲去。

这一整个过程,就是两个懵懂又蒙昧的少年,逐步意识并开始追赶时代的过程。

这也是“白昼流星”的第一层意思——即少年无望的生活中,出现的那缕曙光。

而第二层含义,则是故乡的“白昼流星”。

故事中,李叔有句点睛的台词:

(宇航员)和你们一样,都是回乡的人。

宇航员在太空停留33天,回到故国。而两位曾试图离开的少年,最后决心留在故乡。

在这一层,神舟11号飞船返回舱的降落,使得这个少年眼中一无是处的故乡,一下子成为了圣土式的存在。

凯歌导演自己也说,真实生活中,内蒙古四子王旗那里的孩子,也被这个事件改变了。

“TA们几乎人人都会画航天飞船。”

其实用大白话说,陈凯歌想在《白昼流星》中讲的主题,就是扶贫。

高明就高明在于,他没有停留在物质帮助这样的肤浅表面,而是真正深入到了精神层面的涤荡与救赎。

最后,真正得以将这情感升华的,是导演个人深沉浪漫的故土情怀。

从处女作《黄土地》开始,凯歌导演就不掩饰自己对土地的迷恋。

他当过兵,做过知青,“从小感受过,什么叫穷日子”。

所以当故事中李婶抱怨“这哪来的两个饿死鬼”时,李叔淡淡地回了一句:

当年做知青,上哪家牧民家吃饭不都是这样?

这简单的一句台词,不仅让李叔这个人物瞬间立体起来,也让西部土地上天生的人情味,瞬间也浓烈了许多。

这是融进凯歌导演血液之中的记忆,也是融进田壮壮老爷子血液之中的记忆。

他们俩背后代表的,又是何其庞大的一个群体。

过过穷日子,就会更珍惜脚下的每一寸土地。

继而,也就更加感慨:我们有如此广阔的国土,这其中,又蕴含了何等巨大的情感力量。

“再贫困的地区,也是中国国土;再贫穷的孩子,也是中华儿女。”

这样的故土情怀,通过这样一个献礼题材的故事,表达地真实、深沉、厚重、朴素。

我想,这就是我最喜欢《白昼流星》的原因。

说起来,看完《祖国》那天晚上,我回来又把凯歌导演02年,《十分钟年华老去:小号篇》中拍摄的那一支《百花深处》翻出来重温了一遍。

一个“疯子”,在意念中完成搬家的故事。

关于被拆掉的房子,和拆不掉的记忆。

当疯了的冯先生在一片废墟之上,狂喜地奔跑,喊着“搬新家了”。

这是属于陈凯歌的故土情怀。

同样深沉、厚重、朴素,而那份荒诞的真实,最为唏嘘,也最为难忘。

回到《祖国》。

说真的,写完《白昼流星》,倒是真的勾起了我继续聊聊其他六个故事的冲动。

不过,聊之前,我得再去看一遍片子。

你们还没看的,也抓紧吧。

好像是第一次这么赤裸地“逼”你们去看一部新片。

但真的,它就是这么值得。

咱们,回聊吧。

相关文章

评论专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